语字的五行属什么意思?

温嘉麟温嘉麟最佳答案最佳答案

《康熙字典》记载 【酉集下】【言字部】語 ·康熙筆画:14 ·部外筆画:7 【唐韻】五舉切【集韻】【韻會】【正韻】吾舉切,音伍。【說文】論也。從言吾聲。一曰語。語者,合說也。从魚呂聲。 又【禮·經解篇】語其著矣。○按此語即下文辭爲文而麗,歌爲聲而麗之語。然後漢注及魏書樂律序皆作言之語,與今本文字不同,蓋古本如此。今據改。 又【廣韻】出也,定也。【增韻】謁見謂之語。【前漢·賈誼傳】諸生或語先生。又【後漢·李固傳】固詣宮門語侍黃門。【註】公羊傳定十年:何休曰:語之使止也。 又【集韻】牛倨切,音予。亦論也。 又【五音集韻】居許切,音語。語話也。通作語。

《说文解字》记载 【卷三】【言部】語 五舉切(語) 論也。从言吾聲。一曰語。語者不約也。魚呂切 【卷九】【魚部】語 魚呂切(語) 合也。從魚呂聲。楚詞曰:心不語。

“語”在现代汉语中一般只有一个意思,就是话、言论等意义的词。但它的来源是多元的,有来自“讠”部的,也有来自“鱼”部的[2]。由于二者在古代都归入“言”部[3][4],故在许慎的《说文解字》中把两个意义相同的形体归并为一个字来解释——即现在的“语”。然而这个字最早出现的情况是怎样的呢?

根据王力先生的研究结果,最早的形体见于西周金文中的“语”与“語”,这两个字都是会意兼形声的字。“語”从言、从吾,吾是声符;“語”从言、从魚。两字在许慎时代已经通用[5]。到了东汉时期,人们用“语”来表示“论、述”的意思[6],于是开始有了不同的分化,并逐渐取代了“語”。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这个问题涉及到了上古汉语的声旁假借现象。如上文所说,“語”“語”二字在西周时已作为“论、述”义的来源,而到了春秋以后,该义项则由“語”承担起来——“语”则转而为新的声旁假借字(见上文)。这种分化是由于语音发展造成的,因此可以称之为“同源分化”[7]。这种现象在其他语言中也存在,比如英语单词house和whose中都有/hɔːs/这个音段,就分别是名词房屋和代词谁的起源。 由此我们不难看出,对于上古时期的汉字来说,除了表音功能之外,它还具有表意功能;但同时,它并不像现代的表音文字那样完全通过字形来表达读音,而是采用一种比较复杂的机制来实现这一目标的。当然,随着语音的发展,一些同义词也会发生音变,从而使得它们的发音越来越接近,以至于最后难以区分,这就会导致一些原本可以用来表示多个意义的同一结构的同音字发生分化,产生许多新的同音异源词组出来,而这些新产生的词组的含义往往是它们分家之前的词群的某个方面的体现。这就是所谓的同源分化。 了解了这些之后,我们就可以回过头来看一看古人所说的“語者,合說也”这句话的含义:在春秋战国时期,人们为了区别同一个发音在不同的语境下的含义,便采用了加附加语素的方式来加以区分,于是便出现了“語”——表达“谈论”意义的词汇,以及“語”——表达“话语”意义的词汇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构词方式。久而久之,人们发现这样反而造成了理解上的麻烦,还不如直接用“語”来表达所有的含意;同时,“語”的“议论、论述”的意义也逐渐被人们所遗忘,最终导致了今天所有语境下都用“语”的结果。 其实不只是汉语有这样的情况存在,世界上其他很多语言也存在类似的现象。例如俄语和波兰语中就分别存在着两个有着相同词根的词——слово和słowo。前者表示“(单数阴性的)词”(word)和“(复数的)句子”的意思,后者则表示“话语”之意。同样,德语中的Wort和Sachwort也都对应着英文单词word和sentence。

满宏满宏优质答主

“汉语”中的字,就是汉字。 语言是声音和意义的结合体。声是有形的物体,所以它是物质性的东西,也就是五行属性里的土行;语则是语言的载体,它无形无象,但它的变化却是随着人的发音而改变的,因此它也是水行之物。 所以从五行的角度来说,“语”应属土和水。

以上是我的看法,欢迎批评指正!

我来回答
请发表正能量的言论,文明评论!